• 故事:网红为涨粉进行吃播比赛中途突然死亡吃播变死亡直播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3-01 07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他再次确认地址——拐子胡同87号。没看错。可他已经把这条不到两百米长的胡同走了三遍,灰色砖墙上的地址牌最大的数字不超过20,哪儿来的87号啊。

  莫书昀翻了下钱包,带的钱还能住一晚快捷酒店,但是不够住一整个暑假的。现在才下午三点多,在天黑之前,他要再试一试。

  他用地铁站里送的线路图扇扇风,巴望着窄小的胡同里能出现遛弯的住户。没等多久,一只小黑狗蹦蹦跶跶窜出来,后面跟着一位穿白色背心的老大爷。

  老大爷眯着眼睛,不知看向何方,反正没看莫书昀。“我在这儿住了三十多年了,就没听过有87号。”

  “我可没老糊涂。”老大爷不满地摇着蒲扇,“信不过我,你倒是用手机查啊。你们年轻人不都看手机找路的嘛。”小黑狗在他脚边汪汪叫,似乎也在表达不满。

  莫书昀心里叫苦,手机定位不到,他才问人的。从家里出发到燕城,两天了都没有向人问路,没想到第一次问就遭遇了问题。

  莫书昀低头道谢,决心放弃,默默朝胡同口走去。老大爷却叫住他:“哎,小伙子别走啊!这拐子胡同有个岔路,你去找过吗?”

  “岔路?”灰扑扑的街巷直通尽头的公园,要是有岔路,只能是穿过某户人家的院子。

  “愣着干啥,跟我走。”老大爷迈开步子,小黑狗立刻欢快地窜到前方。“我家就住在岔路,拐子胡同、拐子胡同,没有岔路怎么算拐子。”

  莫书昀精神一振,跟上老人。他们走了十几米,老人突然闪进右侧的朱漆大门。这户人家的门口有一对大石头。莫书昀读过相关的书,知道它叫“门当”,能辟邪。门当可不是普通人家的配置,特别是眼前的这对方形门当。石头刻有花草纹饰,上面还蹲伏着一只小兽,表明这座宅邸曾经的主人是书香世家、官宦门第。

  小黑狗在里面汪汪叫,似乎在提醒莫书昀快点走。他回过神来,步入宅院,才明白这里为什么成为岔路的拐点:

  “这儿就是拐街喽。”老人的声音幽幽传来,“你再找一会儿,我要回家吃饭了。”

  莫书昀还像没睡醒一样,晕晕乎乎地顺着街巷往前走。不远处,有一个米白色的幌子随风飘摇。他慢慢走近,发现上面写了一个繁体的“茶”。

  风铃叮咚,扎着双马尾的少女在吧台抬起头,浅浅一笑,“终于到了,书昀表弟。”

  莫书昀瘫在沙发上,看着对面的远房表姐李如荼气急败坏地找证据。她身着浅粉色的棉布长裙,斜跨一个蜡染蓝布包,怎么看都不像大学毕业生。

  更具反差感的还有这家店。古色古香的座椅和蒲团散落其间,环绕它们的竟然是一排排高达天花板的铁艺书架。古筝乐音袅袅,相配的应该是清茶一盏、古书一卷吧。这种美好幻想,在莫书昀走近书架的那一刻就破灭了——一整排的《XX杀人事件》。李如荼的书架只收藏推理小说。

  再说到茶,此茶非彼茶,而是街边巷尾、男女老少最喜欢的奶茶。就是那种既没有茶叶,也没有牛奶的,奶茶。发现真相的莫书昀,忍着笑意不掉下来。

  “哈,我明白了!”李如荼翻出一个布艺手账本,又变出一支铅笔,俯身在本上划动,笔尖沙沙作响。“你看!”

  “她做了一辈子会计,职业病。”当儿子的必须为亲妈辩解,莫书昀反将一军,“倒是你故弄玄虚,非要把数字七大写。”

  “稍等。”李如荼蹬蹬瞪跑回吧台,不一会儿就端上一杯奶茶,玻璃杯中的液体黑白两色,云山雾罩,泾渭分明。

  “快喝。”她期待的眼神像纯真的小鹿,而莫书昀觉得自己好像实验品。这家店没有客人,应该还没有营业。他可能误打误撞成了第一位客人。

  莫书昀一咬牙,一闭眼,把这杯奇怪的饮料灌进去。哎,还别说,味道清奇,没有想象中难喝。

  李如荼看到他的反应,得意地笑了。“招牌就是招牌,有位客人一次点了二十杯呢。”

  “暂时只接外卖。”她狡黠地眨眨眼睛,“你来了,我就可以正式开门迎客了。”

  好嘛,原来她已经盘算好了,让莫书昀当跑堂。莫书昀要在这里借住,一时也不敢反驳。他只能小声嘀咕:“应该没那么多客人吧。”

  “点了二十杯的是个网红吃播。他说了要帮我宣传,到时候一定门庭若市!”李如荼兴奋地搓手,“对了,他的视频应该更新了,正好你和我一起看。”

  她又蹬蹬跑到吧台,拿过来平板电脑。莫书昀也来了兴致,看着她操作,点进一个主播的个人主页。最新一期的封面赫然写——“奶茶测评!一口气喝完二十杯最难喝的奶茶是什么体验?”

  “也没那么”沉默了许久,莫书昀决定说点儿什么,最终还是把“难喝”二字硬生生憋了回去。他可不想惹毛“房东”。

  李如荼不说话,坐着发呆,莫书昀把平板电脑的声音关掉,默默浏览主播“大嘴吃八方”的主页。看了五分钟,他从一脸震惊到心如止水到麻木不仁。

  大嘴吃八方,江湖人称“大嘴八”,之所以是平台的网红主播,全靠一个铁胃走天下。他吃过的稀奇古怪的“作死”食物,包括不限于臭豆腐汁、超辣火鸡面、鱼子酱薯片、蛇草水。正常人要捏鼻子躲着走的东西,大嘴八来者不拒,暴风吸入。

  莫书昀从冰箱里找到汉堡,解决晚饭后,去阁楼给他准备的房间休息。他躺在床上,回想这一天,预感到这个暑假将非同一般。

  好运难请,噩耗常来。莫书昀对坏事的预感很灵验。他“荣升”跑堂的第一周,奶茶店还是没多少客人。表姐除了在吧台鼓捣新饮品,就是在读推理小说,而莫书昀养成了边吃晚饭边看吃播的习惯。

  莫书昀关注的主播,每隔几分钟就为今晚的比赛打广告预热。因为这名主播是“大嘴八”的好友,他非常看好“大嘴八”能夺冠。

  书架深处没有回音。莫书昀不死心,“有那个作死主播,他们挑战世界上最难吃的食物,会难吃到吐哦!”

  这就算答应了。莫书昀知道,李如荼的好奇心很强,她不会错过这么奇葩的比赛。

  时针指向八点。李如荼一秒不差地现身,坐到了莫书昀的旁边。她从蜡染小包中摸出棒棒糖,放进嘴里。直播比赛的主持人,正慷慨激昂地介绍选手的情况:“今天的比赛可谓是强手如云。有请800万粉丝的大嘴吃八方!猫爪第一萌宠吃播小狸妹!月月吃空月月光的月光光!从不露脸的神秘大胃王口红姐!吃遍各国辣椒的柚子君!”

  选手一一亮相,就坐在桌前。其中一位戴着面罩,只露出鲜艳如血的嘴唇,应该就是口红姐。弹幕早已疯狂刷屏,莫书昀都看不清大嘴八的脸了。

  “第一轮比赛,5名主播要在10分钟内吃完一碗泡面!请注意,这碗泡面加了世界最辣的辣酱撒旦之血,相当于800瓶老干妈。谁吃得最快,且全程不喝水,谁就是这轮的冠军。准备好了吗?开始!”

  主持人一声令下,5名主播开始大吃特吃,连娇滴滴的萌妹“小狸妹”也爆发出惊人的实力,不到1分钟就吃下了三大口面。要知道,所谓的一“碗”面,是像洗脸盆一样大的碗。镜头拉近,每位主播都汗流雨下,脸红得像熟透的大虾。直播间疯狂地刷起礼物,屏幕外的莫书昀和李如荼惊讶地张大嘴巴。

  五分钟、十分钟。选手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。月光光最先败下阵来。他不停地喝水,理所当然地成绩垫底。坚持到最后,一口水都没喝的只有大嘴八和柚子君。最终,柚子君以微弱的优势——领先几秒,吃完了一“碗”面,拿下一局。

  输了比赛的大嘴八非常气愤,他顾不得红肿的嘴,也顾不得喝水,不停向主持人抗议。但抗议无效。

  选手稍事休息后,比赛马上进入第二轮。“这一轮,主播要挑战令人闻风丧胆的鲱鱼罐头!众所周知,鲱鱼罐头有着不可描述的气味。那么连吃5个罐头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?收看直播的你,快来预测一下这一轮的赢家,为他刷起礼物吧!”

  莫书昀才搞明白,直播间的礼物是可以直接刷给心仪主播的。只见弹幕纷纷刷起“肯定是大嘴八赢,这是他强项”,大嘴八的礼物排行榜瞬间领跑。

  大嘴八收起怒气,此刻得意洋洋地拿着撬罐头的工具,想必他也认为冠军已是囊中之物。

  大嘴八撬开罐头后,就呈现要吐的表情,面色苍白。观众和主持人都对这种反应司空见惯,谁都没当回事。可是他一直咳嗽,用手按着自己的喉咙,最终一头栽在桌上。

  事情过去十多个小时,已经发酵成头条新闻。李如荼反复回看大嘴八猝死的视频,沉默不语。

  “当然。”李如荼跪坐在蒲团上,再次回看视频,“这家伙不是号称死神之子嘛,不会如此不堪一击。”

  李如荼用欣赏的目光打量莫书昀。“不错嘛。很快就抓住了第一个疑点。你还发现了什么?”

  莫书昀挺直背脊,“主办方第一时间发布了声明。他们确定所有罐头都是密封的,不可能有人动过手脚。”

  “也不可能。”莫书昀很肯定,“罐头都由选手亲自打开。特别是大嘴八,我看过他吃鲱鱼罐头的视频。他有一套特殊的开罐工具,这次比赛他也是用了自己的工具。”

  “何以见得?”(作品名:《推理要在奶茶后:鲸吞》,作者:叶上潇潇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