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脸色发黑的两名医生健康状况如何?是如何实施救治的?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5-15 10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5月9日,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中日友好医院援鄂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。中日友好医院援鄂医疗队副队长、外科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段军介绍了两位医生患者的情况。

  段军介绍,易大夫和胡大夫都是在1月底先后确诊感染的,当时的病情都很重,诊疗进展都很迅速,都进行了气管插管,都上了ECMO。我记得那天下着大雨,我们呼吸重症的詹庆元主任应邀前去会诊这两位病人。大家知道,ECMO的管理需要一个团队,任何时候ECMO管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别提在我们的隔离病房这种特殊的环境中。但是,作为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、作为国家呼吸中心,救治最危重的患者正是我们的使命和担当,所以我们当即决定连夜把这两位大夫转到我们的病区。转过来以后,我们首先给他们俩做一个全面评估,然后根据评估的情况给他们做相应处理。当天就在ECMO和呼吸机的支持下,给他们做了转运CT检查,第二天做了气管切开术。我们评估发现,这两位病人都存在血源性感染,也就是我们得想尽一切办法把血里面的感染源去除,其中最关键最重要的就是更换身上的所有导管,尤其是最危险的ECMO的导管。

  段军表示,虽然我们做了很详细的准备和很周密的计划,包括我们的紧急预案,但是不成想,在更换ECMO管路的时候还是出了意外,胸腔大出血导致休克。当时我们没有任何想法,不管是转运到另外一栋楼的手术室,还是就地紧急手术,不顾一切就得上。这里感谢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,他们半个小时之内帮我们协调到了手术室,协调到手术大夫,经过抢救,病人的病情就稳定下来了。但是,ECMO的管路仍然存在感染源,仍然没有去除,病人仍然处于严重感染的状态。正在我们焦灼、难以抉择的时候,王辰院士给我们指出了一条明路,那就是创造条件,想尽办法都得换管子。当然,换管子不但是一波三折,是一波四折、一波五折,中间非常曲折。而当我们成功更换ECMO管路以后,病人的病情第二天就稳定了,第三天易凡大夫就醒了。我特别记得,当他醒来的时候特别想说话,他想问的是,我身上的ECMO管路固定好了没有。因为易凡大夫本身就是一名心外科大夫,平时就使用ECMO,他知道ECMO管路固定对他的重要性,ECMO当时就是维持生命的唯一办法。

  这两位大夫经过我们的救治,他们也非常配合,病情好转也很迅速,都在康复之中。易大夫是在第14天撤掉的ECMO,已经出院回家了,而胡卫锋大夫是在第20天撤下的管路,现在还在医院康复治疗中。

  段军指出,前段时间大家比较关注的就是他们俩皮肤变黑的事情,其实就是因为感染太重。我们给他使用了一种叫做多粘菌素B的药物,这种药物会使色素沉着,导致皮肤变黑。但是大家不用担心,这种皮肤变黑会慢慢消退。我们和这两位大夫一直都在联系。有一句话:“你若性命相托,我必全力以赴”,我们早已成为了生死之交。易大夫知道我今天要来参加新闻发布会,今天上午特意把他的照片发过来了,他嘱托我,一定要把他的感谢转达给关心和帮助他的各位媒体朋友,还有各位同事和亲人。